International Dunhuang Project
IDP DATABASE SEARCH THE IDP DATABASE
SUPPORT IDP
COLLECTIONS : BRITISH | CHINESE | FRENCH | GERMAN | JAPANESE | RUSSIAN | OTHER

其他收集品

page mounted: 1/12/05 page last updated: 1/2/09
1901年斯文赫定探險隊在羅布泊附近

瑞典收集品:收集史

1893-1935年,斯文赫定曾先後四次至中亞考察,(參閲IDP通訊第21期)。第一次考察爲1893-1897年,持續了四年,他主要對西藏北部未知地域進行地圖繪製和探查。斯文赫定也從幾處遺址獲得部分考古資料。第二次考察(1899-1902)中,他繪製了塔里木河、西藏高原的地圖,並發現了一些古代遺址(其中包括後來被確認為樓蘭的遺址),將所獲木簡、紙質文書和其他文物捆載而去。其第三次考察(1905-08)並未進行任何考古發掘工作。1927-1935年的最後一次考察,斯文赫定進行了一系列的探險,每一次的資助人、隊員、目標都不盡相同。其中考察團成員之一貝格曼(Folke Bergman)獲得了大量有價值的考古收集品。這些收集品被帶回瑞典,但依照赫定與中國當局談判達成的協議,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歸還了中國,現存中國國家博物館(北京)。

瑞典收集品:內容和查閱途徑

瑞典的中亞文獻文物,爲斯文赫定(1865-1952)從中亞帶回。他的收集品如今保存在多個博物館,其中大部分保存在斯徳哥爾摩,那裡的國立人種學博物館收藏着大部分寫卷、文物,以及斯文赫定的藏書、地圖、照片、影片、繪畫及其私人物品。自然歷史博物館則收藏植物學、動物學、地質學及其它相關收集品。斯文赫定的個人檔案則存放在國家檔案館。赫定基金會正在建設相應的網站。

要獲得包括斯文赫定探險地圖在內的更多信息,可查詢 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網站。

参考文献

芬蘭收集品:收集史

曼涅爾海姆的隊伍,1907年4月2日,Muzart 冰河

芬蘭擁有的絲綢之路收集品,來自1906-1908年俄國贊助的中國北部探險,領隊者為芬蘭男爵卡爾·古斯塔夫·艾米爾·曼涅爾海姆,即後來的曼涅爾海姆元帥、芬蘭總統(1944-1946年)、芬蘭自俄獨立的防衛者(1918年前,芬蘭曾是俄國的自治保護國)。

二十世紀初,曼涅爾海姆成為沙俄帝國陸軍的職業士兵。在日俄戰爭(1904-1905年)中,他被提升為上校,之後被送去參加俄國軍方贊助的對中國北部的軍事探險(1906-1908)。在1906-1908年,曼涅爾海姆的探險活動從撒馬爾干直到北平,在路上繞道而行,以繪製原本未知區域的地圖。途中所經地方十分荒蕪,有許多常年被冰雪覆蓋的陡峭山脈和深邃峽谷。所以,探險的完成也象徴着忍耐力和馬術的巨大勝利。探險的目的是在日本及其他外國勢力 對該地區興趣日增的背景下,增加俄國對於中國的知識。曼涅爾海姆主要着力於收集政治和軍事情報。他完成了大量的地圖繪製,並報告了日本對當地的影響程度、當地特別是邊疆一帶對俄、日、中的態度、當地的學校發展、道路及其他基礎設施、天氣情況、防衛能力、人口密度及政府結構。

在出發前的數星期,曼涅爾海姆在赫爾辛基待了一段時日,為這次旅行和研究做準備。他閱讀了不少相關的旅行及學術書籍,包括斯坦因(參閱英國收集品)的著作;並與伯希和聯繫(參閱法國收集品), 得知當時該地區考古發掘狀況後,他意識到這是個增加探險項目的機會,不僅僅是興趣,而且可提供更多的信息。通過梵語學者、芬蘭教育部長Otto Donner (1835-1909)的引薦,他拜見了芬烏協會的會員。他們向曼涅爾海姆簡要介紹了關於該地區語言學、人種學狀況,並要求他進行詳細的人種學研究。他們 也要求他收集或復製在語言學、文化上具有重要意義的寫卷和石刻碑銘。曼涅爾海姆也拜會了芬蘭國家博物館的理事,Antell理事十分熱衷於獲得當地語言、 文化方面的寫卷和文物,他們贊助他爲國家博物館的收集活動。

曼涅爾海姆在其喀什噶爾居所外

1906年7月28日,探險隊及一名廚師和兩名哥薩克人,乘火車離開撒馬爾干前往安集延(Andijan),經由奧什(Osh)到喀什噶爾。經過與伯希和 (參閱法國收集品)探險隊三個星期的艱苦同行,於8月17日到達喀什噶爾。之後,兩支探險隊分道揚鑣。曼涅爾海姆在喀什噶爾待了一個月,完成了該地區日本 勢力分佈的報告。 在等待來自北平的旅行許可期間,他成功獲得了當地的旅行許可,到東南部探險,並遠達和闐,進行考古學、人種學的考察,於1907年1月初返回喀什噶爾。在這期間,曼涅爾海姆將精力完全投入到繪製地圖及記錄氣象學、人種學數據,但同時也以購買方式成功收集了數百件吐魯番、和闐出土的古代寫卷殘片,包括梵文、于闐文佛教經典,由 J.N. Reuter 在1913-1918年出版,四件回鶻文借貸契約則由G.J. Ramstedt在1940年首次出版。以喀什噶爾藏品為基礎,曼涅爾海姆開始將所獲資料運回芬蘭。

1907年1月底,曼涅爾海姆再次出發,穿越艱險的地區,朝着烏魯木齊進發,於3月2日到達阿克蘇,並在月末離開,繪製了托什干河 (Tauschkan-Darja)200英里的地圖。4月12日到達伊寧,在這裡收到了旅行許可。繼續前行抵達焉耆(7月5日),沿路進行考古發掘和購 買文物,並將所獲文物運回芬蘭。7月24日,到達烏魯木齊,一個月後,即八月底,又繼續前往吐魯番,在此獲得不少寫卷。之後,在10月中旬他訪問了巴庫、 哈密,在此邂逅斯坦因,接着橫穿戈壁至安西。此時的曼涅爾海姆僅僅距離敦煌40英里,他決定去訪問这一沙漠綠洲,此舉並非出於莫高窟洞窟激起學者們興趣的 緣故。也許較之尋找寫卷,他對娛樂性的打獵遊戲更感興趣,從他日記中的註釋也可以推斷出相同的結論。也許他對發現敦煌出土物的意義這方面反應比較遲鈍。更 可能,由於曾在日記中評論了吐魯番地區業餘考古發掘者造成的毀壞情况,他不太願意同斯坦因、伯希和這樣的專家和思想單一者進行競爭。總之,之前已花費相當 多的時間、資金在考古學、人種學資料的獲得上,他感到必須將註意力轉到收集情報上,並感到下一階段探險的壓力。同时,資金也是個限製因素:曼涅爾海姆曾寫 信給安西的芬蘭贊助者,爲了能夠繼續他的收集活動而向他要求進一步的資金支持。假如資金能及時到位,他將在該地區考察更長時間。

曼涅爾海姆與當地阿克蘇官員

因此,曼涅爾海姆返回了敦煌,接着到達肅州(12月1日)、甘州(1907年聖誕節),在那裏研究了維吾爾文及其文化,後來在《芬蘭-烏戈爾學報》發表了一篇相關文章。1908年1月29日,探險隊到達蘭州,曼涅爾海姆考察了拉卜楞僧侶寺,獲得了大量反映藏族文化的文物。接著,他到了西安、洛陽、開封、太原。此後,又歷經五天往北前行120英里,考察了五臺山的寺院,於1908年6月26日拜訪了達賴喇嘛。最後,他沿著蒙古邊界旅行,然後返回北京,在俄國大使館住了一個月,期間撰寫報告、整理資料、重繪地圖、整理筆記。之後經由日本返回俄國。

1908年秋,曼涅爾海姆返回芬蘭,移交了他的收集品。之後他再未參加任何類似的探險活動,盡管他對收集品始終保持着興趣。他因後來的軍事、政治功 績而被人紀念,他在芬蘭自俄獨立(1917年)中起了關鍵作用,並在後來的共産主義、法西斯主義的震蕩及兩次世界大戰中保持了中立的立場。

1940年,曼涅爾海姆的兩卷本探險日記出版,同時有英語、芬蘭語、瑞典語等多個版本發行,題為《從西到東橫貫亞洲》。第一卷包括1906- 1908年間拍攝的探險照片,並描述了沿路村落城鎮的生活、風俗、動植物、商業貿易、風景、居民。第二卷包括更多的照片和描述、曼涅爾海姆收集的新疆出土 文獻文物、人種學的數據、當時的部落服飾和工藝品,涉及範圍極為廣闊的氣象學筆記、探險時繪製的地圖。曼涅爾海姆所獲寫卷、文物的出土地並未全部著錄。

芬蘭收集品:內容和查閱途徑

因時代和個人的閱歷的局限,曼涅爾海姆的考古發掘簡單而帶有偶然性。在赫爾辛基的指令下,他的大多數收集品都是徴募當地人在本地購買的,因此,收集的範圍十分廣泛,包括:

這些收集品分別收藏在 芬烏協會(Finno-Ugrian Society)國家文物局(National Board of Antiquities),而數據資料等則保存在赫爾辛基的多個場所。每件物品都已被編目,多數已被數字化。

1.1國家文物局

曼涅爾海姆的照片,包括底片,如今保存在國家文物局印刷物照片檔案室。國家文物局可提供數字化圖像的復本和版權信息。

1.2國家文物局:查閱途徑

Nervanderinkatu 13
Helsinki
Finland

可登錄國家文物局網站以了解詳細信息。

2.1赫爾辛基大學圖書館

芬-烏協會將曼涅爾海姆所得寫卷保存在赫爾辛基大學圖書館的東方收集品部,同時保存的還有曼涅爾海姆收集的十八世紀蒙古文、土耳其文、藏文等東方學書籍。

2.2赫爾辛基大學圖書館:查閱途徑

Unioninkatu 36 (PB 15)
00014 University of Helsinki
Finland

周一至周六開放,周六(七月)及周日闭馆。可登錄
赫爾辛基大學圖書館網站以了解更多信息。

3.1赫爾辛基文化博物館

始建於1999年的文化博物館,如今保存着大多數早先藏於國家博物館的曼涅爾海姆收集品(並非全部都長期展覽)。包括數以千計的收集品及1906-1908年探險期間的所有日記和筆記。各種臨時展覽有時連同曼涅爾海姆收集品一起展覽。國家文物局在1999年出版的《曼涅爾海姆在中亞》一書中,對收集品有詳細描述。1990年,芬-烏協會出版了彼得·桑德堡(Peter Sandberg)編輯的《曼涅爾海姆1906-1908年中亞旅行照片》,書中用芬蘭語、英語進行了註釋。

3.2文化博物館:查閱途徑

Tennispalatsi Floor 2
Eteläinen Rautatiekatu 8
Helsinki

周二至周日開放,周一閉館。登錄
文化博物館網站獲得更多信息。

3.1曼涅爾海姆博物館,凱沃普斯托(Kaivopuisto),赫爾辛基

從1924年起直到1951年去世,曼涅爾海姆一直生活在裝滿家具及旅行時所獲的裝飾性藝術品、工藝品的海邊住宅裏。他死後,其宅成爲博物館。1957年,曼涅爾海姆基金會購買了此宅,成爲紀念性博物館,以 保存曼涅爾海姆的人種學的收集品和大事記。一切物品都像曼涅爾海姆生前一樣擺設,連原來的內部設施和家具也被保存下來。曼涅爾海姆博物館的展覽品包括打獵 工具、軍事勳章、書籍、從1906-1908探險中獲得的一些文物,例如當時的民族衣飾、烹飪器具、紡織器具及藏傳佛教的唐卡、廟宇掛毯及其它宗教物品。2001年,在赫爾辛基用英語出版了《一位紳士的家:古斯塔夫·曼涅爾海姆博物館》,其中大量描述了博物館及其內容。

3.2曼涅爾海姆博物館:查閱途徑

Kalliolinnantie 14,
Helsinki

開放時間有限制。可登錄
曼涅爾海姆博物館網站

参考文献

愛爾蘭收集品

都柏林的 國立東方圖書館(Chester Beatty Library)有4件敦煌漢文寫卷,1件吐蕃文寫卷。這些是1955年購入的。其中漢文寫卷可在IDP數據庫中查閱。

印度收集品

麻蓬

斯坦因第一、第二次探險所獲收集品(參閱英國收集品)都直接送往倫敦,其中一些被送到印度,因爲印度政府也是斯坦因探險隊的資助者之一。第一次探險的收集品(1900-1911)被送往印度博物館(加爾各答)以及藝術博物館(拉合爾)。第二次探險的收集品先是被送往新德里印度考古研究所(Archaeological Survey of India:ASI),之後又歸英國政府管理。他們都是斯坦因探險的資助者。這些收集品暫時存放在斯利那加(Srinigar)。第三次探險收集品被肢解送到印度。1918年壁畫被轉往德里,斯坦因親自監督壁畫展廳的建造,並定期視察。1958年,收集品移交給 新德里的國立博物館(National Museum)。這些收集品多達11,000件,其中包括數百件敦煌出土的絲綢、麻布、紙質幡畫及2000多件塑像、900件壁畫殘片,600多件紡織品斷片。

這些織物後來移交給 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倫敦。

美國收集品

地藏菩薩絹畫

在美國的圖書館、博物館、大學和私人手中,收藏有各種中亞寫卷和其他材料。最大的敦煌收藏在普林斯頓大學,大約有80件。James 和 Lucy Lo 的照片檔案也收藏在那裏。其次,是華盛頓的 弗瑞爾美術館,收藏有1件寫卷,2件絹畫;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收藏1件寫卷;伯克利加利福尼亞大學,藏有2件寫卷。目前,這些寫卷都可以在IDP數據庫中查閲。IDP將會在數据庫中不斷加入其它類似的藏品。

耶魯的收集品較少,包括塑像殘片、寫卷和木簡。這些是由著名地理學家、耶魯學者亨廷頓(Ellsworth Huntington, 1876-1947)遺贈的。他曾在1903年至1906年間廣泛游歷中亞地區,主要研究氣候變化及其對亞洲文明的影響。

韓國收集品(即將公佈)

HOME | ABOUT IDP | COLLECTIONS | EDUCATION | CONSERVATION | TECHNICAL | ARCHIVES | SITE MAP | HELP